抱怨于淑欣要被开除?不要把米圈当作绑架教育/新京报快报

时间:

2021-01-14 20:03:51

赖斯圈也应该是理性圈。

微博截图,这位博主参与其中。

文和声

1月13日,一条关于大学生抱怨于书信和粉丝要求学校开除他的消息的消息跳进了一个热门搜索中。

据媒体报道,因某疑似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生在微博上称虞书欣是老赖之女,他遭到虞书欣粉丝的举报——部分粉丝将当事人的姓名、学校扒出,并在社交平台威胁该校以学业不精、业务能力不合格为由开除该生。另有部分留言称,以后绝不上中南财经政法。

消息冲上热门搜索名单后,一些粉丝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并公开向学校道歉。同时,于淑欣也发了一封道歉信,希望这件事能够结束。有关大学的负责人回应说,他已经注意到了这件事,并将予以核实。目前,工作的重点是期末考试和疫情的防控。

于淑欣微博回复。

公平地说,米圈的一些行为习惯与这件事有关,很多人可能会有一堵第二墙。但无论是网络暴力还是要求学校开除学生,都是不正常的,需要从公众的角度来判断。

由于对偶像的抱怨,他们在网上对泼妇施暴,在学校里也很生气,最后这位偶像本人也出来为这件事道歉。我不得不说,余淑欣的一些粉丝走得太远了。

就这位无赖的言论而言,他贴上的标签可能不太合适--余淑欣的母亲此前因为经济纠纷而被限制在高消费领域,这引起了舆论的关注。余淑新工作室后来解释说,于淑欣的母亲被牵连是因为公司涉嫌欺诈。她实际上是间接受害者。目前,这件事还没有决定。但总的来说,这个无赖说的话仍然属于主观表达的范畴。

即使这种主观表达有问题,歌迷也能理清事实,理直气壮,说服人们;而且,他们还可以通过正常渠道捍卫自己的偶像声誉,包括行使申诉权,向艺术家团队反馈线索,甚至诉诸司法等等。

但利用这一点煽动和实施网络暴力,侮辱甚至威胁它,也牵连到其学校,形成舆论,要求学校开除当事人,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教育自主权的干涉。学校是否应该开除学生,在什么情况下能够处理学生,只能依法行事,不要看某些绑架极端言论。

本质上,这种绑架教育是极端做法(如莱斯圈)网络暴力的影响溢出的结果。

玉图来源于舒欣微博

没有圈子是违法的,米圈也不例外。但近年来,由于互联网上的不和谐,一些人把米圈变成了网络暴力的高发区。最后,这往往适得其反:网络暴力的负面形象将使整个米圈付出代价。换句话说,网络暴力会逆转米圈的形象,拖垮米圈的形象。

从公众的角度来看,米圈也属于社会圈,他们的网络暴力行为也会增加公众舆论领域的敌意,破坏公众表达环境,恶化信息生态。从行为的一般结果来看,他们的极端行为往往始于偶像的维护,但结果往往是让偶像自己受苦。在此之前,明星迷围攻同一个人文网站,其结果是一个更广泛的抵制阻力,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说到底,这是公众理性失败的一种表现,既不能轻易对持不同政见者实施网络暴力,也不能伤害学校,目的是全面打击学校。在公共空间,个人坚持理性表达应该是基本的成就。任何不合理的言论,尤其是虐待、侮辱、威胁和恐吓,都是对公众舆论空间的损害。

回归公众理性,合理表达意见和要求,也应该是每一个粉丝的基本伦理。

-赫生(媒体人士)

编者:马晓龙实习生:石克儿校对:露西

上一篇:气质王炸搭配,开年照着穿活该你好看!

下一篇:最后一页